Day 30 @ IBC 续

这篇还是记昨天~~~

Day 30还没完呢。

夜班结束回来睡觉,为的还不就是下午2点多还得回来干活~

12点20,iTunes准时开唱,把我从上面吵下来

去洗了个澡,又坐着大巴回到了阔别6个多小时的场馆。

工作人员的衣服发起来比餐票快多了

由于发衣服,经理们过来领餐票的积极性也高多了

下午签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可以说是我没交待清楚,(我是真没研究过原来登录后win+L只能由上锁的和管理员帐号才能解锁。。。我平时哪用到非管理员帐号阿。。。),也可以说是志愿者口负责签入签出的人数众多,有些了解情况,有些不了解,总之平白增添了很多麻烦。看来我们有必要跟志愿者口所有负责签入签出的同志们沟通一下。。。

顺便再bs一下这个签到系统,还有要求使用这个系统的某委

完全起不到你们想要的作用的系统,用了干嘛。。。

还拖累工作人员

还影响他们情绪

降低他们效率

真是吃饱了撑的。

这个小风波过去之后就回到正常的工作啦

发残奥服装,发餐票,本以为这两天有机会对付Java作业的,缺在数不清的任务中倒下。

今天是两个作业的deadline,其中一个通过很不可取的方式,内心里acknowledge一下某人,已经搞定。。。

另一个,看来还得先acknowledge,过了今天的下午班(也就是过了deadline)再抓紧时间补回来吧。。。。

很久很久没有关注过奥运赛事了,已经不在意中国到底能有几块金牌。50又怎样,不比49多出什么刺激来,还没有49这个数字这么与中国传统文化挂钩紧。

下班奔向大巴过程中,又出事情。

从安检口边小门出去,听到一外国友人大喊一句F* AS**E!

能反应过来是因为武警不让他进,因为那确实是出口,OCD得经过安检才能进入。

问了几句,原来他不是要进任何一个场馆,而是想出去。。。

从来处来,又被各个门口的武警挡住不让进,但是武警们不会英语阿(猜测,不然不至于此),只能打手势不让进,周围缺没有任何标志或者志愿者的身影,能让这位中年男人知道如何走出这个在他看来四面都是fence,所有的门都不向他敞开的监狱般的一块地皮。

带他走到路口,他也没什么好感谢的,挥了挥手让我不用帮他叫车了,自己在路口等taxi了

伟大的首都就这样给人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从场馆出来,被各个口的武警拦下,不给进入OCD,绕来绕去两个小时(据他自己说)出不去,路上又没有任何指示牌告诉他该往哪里走,精疲力竭的时候,两个志愿者带他走出这个迷宫,到一个能打到车的地方,又能让他对北京的印象好转多少呢?

同样的事情还出现在开幕式那天,场馆n多门锁闭。

不给进入OCD,但是很多媒体朋友事前并没有被告知这个情况,我们在职责外跟他们解释完为什么不给进入OCD之后,对于他们想进入OCD的需求也无能为力,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能告诉他们如何获得进入OCD权限的信息来源,这对于记者们,实在是极大的打击,必是不可能通过赠送微笑圈能扭转的了。

那天我在东门外面,面对一个栅栏之隔的两位外国人,很是无奈,他们找遍了方圆几公里,却找不到出租车可以回顺义,因为这一块地区交通管制了嘛。他们总得回去,我只能让他们坐地铁走出几站,然后打车。

还有记者绕来绕去,被指过n遍路了(据该记者自己说是9遍),还是找不到能从OCD出去的地方。(其实我很无语,他问的都是谁阿,鸟朝那边那么多志愿者,怎么可能没有人能告诉他怎么出去的。。。)但是我们场馆这边。。。很多出入口锁闭了,只好给他指了一条确保能出去但是很遥远的路。

如果没有许许多多辛苦工作的志愿者,这届奥运会就决不是这样子。

在这个媒体聚集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些蓝衣服们把奥组委该解决的很多问题解决了,没有跟奥组委计较很多,很多正面的报道就难保会出现了,毕竟整个组织上的漏洞从我经历的一切来看,太多太多。

算了,不多批BOCOG了,它也不欠这几句。。。

睡觉,上午对付汇编。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