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

如果我不曾去过,那么我从昨天开始也不过是一个看客,只是现在会去捐些钱,然后混进党支部的鲜血队伍献点非党支部成员的血。

但现在不是这样,去年在北川过了一个礼拜,准确地说是5天。

住在县城,白天有时候在县城,有时候前往周围的各个镇上村上调研。

我们和北川中学的校长、老师谈了两个小时左右,录像带现在我还保存着,北川的那些小学、初中、高中的校舍,现在不存在了,只有DV带里才能重温了。

听贾思雪说,北川中学的教学楼塌了,一个5层楼的建筑现在只有一个人高。

北川新县城有60%,老县城有80%以上房屋倒塌,估计我们曾经住的、吃饭的地方已经平了。

不知道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小学生、中学生们现在是否安好。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