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Lives of Others

教授最终还是被内在的人性控制了,没有履行他的职务

人没有好坏之分,善恶的标准是人自己来定

驻伊美军在美国和对于伊拉克,历史会给出完全不同的评价

我所处的社会,不那么令人窒息,却也并不像党所说的言论自由

自由么?

说真话的人们用一个个悲剧告诉我们,不!

没有言论自由,监督这个执政党的任务落在其内部...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