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奖

尽管我不能左右评委,但我还是认为刘不配。

不论我一岁多的时候diang的做法是对是错,至少这个运动本身并不像标榜的那样单纯。所谓四君子之一的刘是要对那些受到伤害的无辜民众负部分责任的。

从那个宪章我能看出刘想改变一些现状,但是这个方式没能行得通。想到达一个理想的境地容易么?

这样一个人,可以说他影响力大,也可以说他推动维权的贡献如何如何大,但其行为究竟伤害了更多人还是保护了更多人呢?

换个角度来看这件事,不失为一件好事。今后在抵制日货之余又冒出个抵制诺奖,对学界是个好消息,可以少一点点盲目地追求。何况诺奖本身的含金量这些年也有目共睹了,随它去吧,别搞得跟解说一场球赛都要惊动外交部一样,显得我国外交部很清闲、档次很低的样子…门面还是要装饰一下的。

Posted with WordPress for BlackBerry.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