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出发时,北京很热,Eugene很凉;我们到Eugene之后,遇上n年一遇的高温。

回到北京时,大雨。

回到上海市,暴雨。

就这么在雨中从机场赶到驾校,半个月没摸方向盘,练了一个小时倒桩,又趟水去考场模考。

路上就看到一辆辆高级小车在桥上等着,有的则干脆在水中抛锚了。

这时候才能感受到东风和解放的威猛,一个个开得那个生猛阿,水花四溅。

勾着沉甸甸的鞋子跑到考场玩了半个小时,估计周三是能过的。

今天整理照片,发现人和镜头看到的毕竟不同。

比如我的双眼当时就没有看到这是蛤蟆功的演示: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