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计原deadline之后

刚才突然想拍下计原实验箱留个纪念,家里的相机没有带过来,于是借玮玮的IXUS90IS来用。

开始拍摄角度还比较正常,拍着拍着就变成和那堆元件玩了。。。一口气拍了31张,感受了下小DC的IS和微距。照片正在往Live Photo Gallery里传。

IS的实用性是毋庸置疑的,拿着350D在室内拍摄,怎么也得1/60s的快门才敢下手,毕竟ISO高过800以后惨不忍睹。这回在中厅,光线不怎么好,只敢把ISO调到400(后来发现还是有点高了。。。),然后用慢快门配合IS来拍。1/6s的情况下拍出来还是能看的,0.4s的话就控制不住手抖了。

这个小相机微距性能还是可以的,如果光线好的话,2cm左右还是可以准确对焦的,只是焦外。。。很惨。

计原实验不愧是这学期的一个杀手,除了一只手能数过来的少数组之外,几乎每个人都不得不取实验室通宵调程序。

今年实验难度挺大,原因各种各样。

比如说这次正好赶上这个实验改革,跟以前不一样了。n年前做8位机,我们做16位。n年前做多周期的,我们做流水。而且流水做出来才80分,还得做旁路做分支预测做中断处理甚至连Cache都在实验扩展的列表里。又因为是改革中的实验,文档乱七八糟,实验箱电路图没给我们,实验指示书给的是改革前的版本,很多地方与今年的机器不符。n个通宵之后,原订的deadline之后,助教突然发文说实验箱上标着某个编号的pin其实不是那个号,而真实的编号对应的pin是FPGA保留的,不对用户开放。又比如再过了几天助教又说实验指导上关于控制信号的给定说明有错误。还比如很多组都做完了助教又冒出一句实验箱某个输出的低电平有一点几伏,估计硬件故障……

这只是硬件上的,软件方面,编译器把0x0000当做nop指令,而实际我们的指令集里还真有0x0000这条指令,实验都开始两周多了,师兄们在闲谈中突然得知原来0x0000不是nop啊,发文:所有人改!过一阵子,有人发现改写term加延时就能跑出正确结果,否则不行。于是井上发布更新版term,可是此前已经有一些组用原版term验收过了丫,怎么能怪term呢?

天天实验,停课做实验,早也做晚也做,就是没个结果,当文档慢慢补全的时候,实验进度也慢慢跟上来。最后看到自己的cpu成功输出一行welcome字样的时候,3个人当场大叫。谁知道紧跟着跑fibonacci就立马浇盆凉水下来。这是最后一道坎了,这一道坎让我们明白,要勇敢地质疑硬件!出了问题,首先相信自己的程序,换rom,换ram,换8251,换下载线,实在不行整个机器抛弃掉,请来传说中的“

神机”,这不,同样的程序就过了!

一个计原实验拖了这么久,其实现在3个人都还没着手写实验报告,但是感觉这个实验已经过去了。

在对实验越来越熟悉的过程中,也越来越佩服那第一个做出来的组。人家就撇开那残缺加错误的文档,自己拿个万用表一个管脚一个管脚地量,量出正确的做法来了,这其中的汗水想必不比我们跟着错误的文档走弯路的少。

这个实验,一方面让我们看到神和人的差别之大,就是有人一直不来实验室,我们做到一半,他们抱着机器来了,一遍过!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感受到牛和人的差别之小,我原想着傍上两个牛就高枕无忧了,谁想还是做得如此辛苦,也有大牛抱团但是做得比我们组还要慢还要坎坷的。运气使然啊,我们自从出了welcome之后就没有单步调试过,换个神机就好了,有些牛人单步调得辛辛苦苦,几百上千条指令下来都跟simulator一样,但是就是不见输出,这倒是我们从未遇到的。

实验就这么过去,期末马上来临,明天去参加那冗长的清华大学第38次学生代表大会,花整整一天时间耗在大礼堂,就为了选一个校会主席,而实际上我们的选票并不能决定谁是主席,这种真的伪民主何必要拿上台面来呢?周三presentation,讲从没听过的“气雾显示技术”,周四考公共财政学,周六考计量经济学,还有一对作业报告和一篇期末论文,元旦过后就是最后的决战了,人智信号计原编译自动机,实在有点没底,这闹腾了一学期,到底这些课结局如何,现在一点都没法预测。。。

周二考100m蛙泳,距离是肯定们问题的,时间。。。不知道诶

哟,照片传好了,就此收笔。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