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设计

看到一个状态,于是想写这篇文章。

高铁出事以来,转伪文的有,装鬼子的有,骂政府的有。学商的,敢不敢说自己以后凭良心经营;从政的,敢不敢说自己以后有一点为民的打算;读工的,敢不敢说自己以后的设计能让人放心。如果现在就只打算为赚钱为坑爹为混饭那有什么可说的。

晚上看完Nürburgring竞争到最后一圈的比赛,还是转到新闻频道看了看。其间我对我爸说,对外炫耀的时候,祖国是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出了大大小小的问题,我们就生活在一个仅仅建国六十来年,各方面建设仍然在进行之中的国家了。我看到温州的血站排起长队,看到事故发生地周边居民给救援战士的物资补给,这些让人觉得还有希望。新闻报道一个两岁多的小孩被困二十多个小时之后终于获救,事故发生时,周围的成年人不管是出于本能还是真的自私,总之没有顾及到这个孩子。我觉得这没什么好责备的。如果路人甲带着孩子离开,结果孩子仍然未能幸免,那么有多大的概率,路人甲会被孩子的家属起诉,而又有多少机会,法官依法判路人甲负责呢?除非有个路人乙的能量足够大,大到不怕任何人因为意外而动起敲诈他的心思,大到就算家属有这个想法,依然能获得公正的判决,才有足够的底气出于理性判断而去救这个孩子。

说回之前引用的状态。

转伪文,应该说的是那个魔盒开启系列吧。我是去年在水木看到的,当时还上了十大。我觉得,这几篇文章,不管是对高铁,对三峡,对南水北调,还是对嫦娥计划(什么对动漫、魔兽争霸、A片就算了),这个“悄悄开启毁灭中国的魔盒”系列文章,都不见得是个坏事:

  • 这些文章告诉人们,这些大的工程除了主流声音宣传的积极作用之外,还有负面的作用。并非所有人都去主动涉猎与这些工程有关的严肃讨论,但是有大量的网民会在娱乐新闻里看到这类文章,由此引发一些意外的思考
  • 引诱人们去搜索各种名词、名字,比如夏车丹教授(Jerome Serchesdam)就是个很有趣的关键字。连外文名都起了,真是瞎扯淡能力一流。还有斯蒂芬金效应,说不准谁搜索一下就喜欢上了另一种类型的小说呢。
  • 有不少人会回帖问这些是不是真的。很多有识之士会很合作地在回帖里给无知群众进行科普,告诉他们文章中的一些人物、概念、公示等等不可信,不科学,真相如何。这不也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么。

出了这种事故,骂政府是对的,不过作用很小。干部又不是民选的,骂过听过就是了,没什么影响。

至于凭良心经商、从政为民、保证设计质量,这几点都是在对个人素质提出要求,这并非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正确的道路应该去设计并完善一个好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对每个人的素质没有太高的要求,而社会能够良好地运转。

买了kindle之后看了十几本书了,越来越觉得制度设计才是个终极大杀器。我们在赞颂伟人的同时,不应该盲目追求伟人的领导,贤者的统治。有毛泽东带着打江山挺好,有包拯断案也不错,但是要意识到这样的人物不会年年有,更不会在祖国大地遍地出现。一个好的制度,应该是这样的:

  • 一个人,不论品质如何,都会为了自己更好地生活而不伤害他人
  • 一个无能的人万一出现在领导岗位,没有能力(或者说权限)去造成大的损失
  • 一个优秀的领导人,有一定权限去加快社会进步

只有不依赖于伟人领导的制度,才能长远地发展下去。毛邓江都是极其有头脑的人物,但是想每一届都找出这么个几亿人里才冒出一个的人才,还得让他过五关斩六将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进入核心圈子,实在是越来越难了。

我们现在的制度,无法保障一个凭良心经商的商人能够赚得利润,无法保障一个执政为民的领导人的政见不被其他利益集团打压直到其本人失势,无法保障一个质量过关的设计中标。

CCTV2今天(24号)有段节目在说车险理赔,被采访的一人就曾经在保险公司就职,任理赔员。他很明确地说,像他这样客户满意率高的(也就是定损金额高的)都被公司裁了。一个按原厂件价格定损合计8000元的单子,被经理驳回并另外派理赔精英来定损后,就变成4000元了。这时,要求理赔员“凭良心定损”,要求理赔经理“凭良心批准报告”,都是赤裸裸地逼迫别人变相辞职的行为。这种要求无法被大众接受的。

矛盾的是,制度设计实在是个太大的命题,设计出来之后的推行困难重重。如果需要一个英雄或者伟人来推行这么一个制度,那岂不是对这么一个旨在不依赖精英的制度的讽刺……这后面的关卡,我还没想到攻略。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