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吃饭,看到公司门口一位送快递的小伙子枕着包裹就睡了。

上周某天中午过马路,一个行人闯红灯逼得一辆出租车急刹,司机也只能用口形骂了一句,还没出声,不然可能引起后座乘客的不满。

他们还远不是社会的底层,底层的人们究竟生活在怎样的状态下?

在帝都和魔都两地生活了十年,对此已经没什么清晰的认识了。仅仅通过07年去北川的实践窥得一些,而那时的北川与却不到一年后相比就跟世外桃源一样。

Posted with WordPress for BlackBerry.

Pei Qing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Shanghai

Subscribe to edwardtoday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